令惊蛰

码点自己喜欢的字。我是正(哲学)经人家。

【花羊】相见欢(短篇)

壹·小寒(贰拾/捌)

初见是在纯阳观,三清殿后的树下,万花来的青禾小姑娘裹在她的短绒斗篷下,抓着比她人还要高的扫帚,冻得鼻尖儿发红。

清晨的太阳没什么温度,带着青禾一同扫雪的纯阳弟子接了青禾的扫帚:“青禾回屋倒点水来,有点渴了。”

青禾“哎”了一声,脆生生的,像碎在晨光里的霜花。

她小跑着离开,三清殿前和光的剑式钝了一拍,剑锋不由指向那慢慢不见的身影,思绪追着几乎要飞上遥远的空雾峰顶。

和光看见青禾端了水回来,那双小手被捧着的茶碗热乎乎的焐着,小姑娘还是小跑着,鼻尖儿红红的,脚下踩了结冰的路面,往前一扑的时候像只笨拙的小动物。

手里的茶碗也扑了出去摔得粉碎,青禾从地上爬起来,下巴磕破了一小块,红红的。她看着地上的碎瓷片吸了吸鼻子,可怜巴巴的模样,蹲下身去捡,缩成一个小小的团子 。

贰·糖葫芦(贰拾/捌)

“我方才喝了杯茶……”师兄悻悻然,伸手拍拍和光的肩膀,“师弟你倒是越来越厉害了。”

和光敛了剑锋,没忍住年轻气盛被夸得有些飘飘然,越过师兄的肩头瞧见下山采购的马车已经回来、青禾就坐在一袋土豆旁边,披着那件短绒斗篷,在她的小竹篓子里翻找着什么,一动一动像只小动物。

像是感受到目光,青禾回过头来便看见和光,却兀自乐起来,背了她的小竹篓子,拿着红彤彤的东西跳下马车,向着和光的方向小跑着过来。

跑得近一点了和光才看清她拿的是一串糖葫芦,接着那串糖葫芦却递到了他面前。青禾仰着头看他,眼睛亮晶晶的:“给、给和光师兄!”喝光看着那双眼,想起上次看青禾还多亏她摔的那一跤,明明已经快哭出来,却故意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泛着红和水汽,然后眼泪珠子从睁成了铜铃的眼里一颗一颗滚落下来——想起那副冒着傻气的样子便有些出了神,不经意笑了出来,无意间将小姑娘的糖葫芦晾到了一边。

还举着糖葫芦的青禾像是有点不好意思,头往下埋了埋:“青禾就尝了一个 ……”

思绪被拉回到糖葫芦上,才发现那串糖葫芦少了最上面的一个。

“我不吃糖葫芦。”和光抱着剑看青禾,沉不住气笑得眼弯弯的,身边的师兄也看着青禾,觉得有趣得紧,接道:“和光师弟不喜欢甜的。”

小姑娘的嘴憋下去,举着的手却没有收回去,微低着头一副可怜巴巴的埋怨模样。

“青禾为什么只给和光师弟糖葫芦吃?我没有吗?”师兄故意逗她,学她的模样瘪了瘪嘴。

青禾的嘴瘪得更厉害,放下背上的小篓子,从里面摸出一块手绢,里面包着什么:“给子陵师兄和其他师兄师姐的是糖糕……”

糖糕递给了师兄,她又重新把糖葫芦往和光面前举了举。

“给和光师兄的是糖葫芦,师姐说了,只有吃了青禾带回来的糖葫芦,”她吸了吸鼻子,冻得发着红的鼻尖儿动了动 ,”和光师兄才是青禾的和光师兄。“

-tbc-

两块小甜饼。

后续还会有更多的小甜饼。

这一篇没有什么跌宕起伏的剧情,只有道长和花萝的日常。章节名后面括号里的是道长和花萝的年龄。

相见欢的设定类似养成,但花萝并不总是在纯阳。日后的小甜饼里花萝会渐渐长大,在漫长的岁月里活成她自己的模样,道长也一样。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