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惊蛰

码点自己喜欢的字。我是正(哲学)经人家。

【藏花】一晌梦

藏花BG,短小粗暴一发完。
二少x花萝,意识流(不)。

————————————————————
这一年的倒春寒冷得十分奇,还下起了小雪,风长了眼般的往人骨头缝间灌,钻得裴念心一双腿一阵又一阵的疼。
——一生只过了十来载便如此,将来又该怎么办?
裴念心虚叹口气,揉揉疼着的膝盖,站起来继续走。
雪渐渐下得大了些,裴念心那把画了戏鱼渊的白伞被她放在背篓里,同新采的草药一同背着,也并不拿出来撑。除了那一双作痛的腿,浑身都似乎感受不到冷意,而风中却好似飘来花香。
是春日里那阵子浅浅的香气,漫长的冬结束后仿佛是陈旧的过去裂开一道缝,沁出那么点香甜的记忆来。
裴念心对这阵浅浅的香气并没有多在意,没有正月十五的苏子元宵闻起来香,也没有糖葫芦吃起来甜。她撇撇嘴,推开小屋门,将背上的药篓子撂下,拾拾拣拣归类放好,待雪停才起身出了门。
她想这香味许是山前那大花树终于开花了,也不晓得是开了多少,总不会太少的,前些年的花也都会开回来吗?
想到这她脚步都有些快,快得悬起心来。
那枯了两年的花树果真是开起了花来,在这冷得出奇的初春开了满树的花,携着那一身藏在裴念心过往记忆中的君子如风,年轻的男子披着雪白的狐裘,回眼望见裴念心,惊讶之余他笑了笑。
裴念心隔得远远的看他,眼圈微微的红。她张了张口,像是想不出说些什么,匆匆的低头四下寻找着什么,却是寻了一块石头坐下,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只能坐得端端正正仿若在学堂里。
——倾风,倾风。
无声的唤着这个名字,风带来的花香气忽的就同糖葫芦一般甜。
叶倾风也看了她许久,轻轻叹一口气,认命的向裴念心走来。那一步迈开却是叫裴念心急急站起来,仿佛马上要原地打转转。
她抬头看着叶倾风,初春雪中带着的那一分暖意缠在叶倾风的手掌间,在她的头顶拍了拍。
“你还记得我吗。”他问。
为何会不记得?裴念心想道,却也不说,伸手将他的衣袖牵得小心翼翼,满腹的山水笔墨酝酿到嘴边只剩下一句“你回来啦”。
“嗯,回来了。”叶倾风甩了甩袖子,把小姑娘的手塞进自己手心慢慢的走着,沿的是她来时的路,“还不知道待多久该走。”
裴念心“嗯”一声,仰了仰头说道:“倾风,马上就到十五了。”
回到镇子上的两个人都走得轻车熟路,叶倾风买下一串糖葫芦给小姑娘,裴念心接了,一口咬下小半个,头也不抬,说得含糊:“虽然是一文钱的便宜货,可还是谢谢倾风叔叔。”
“你啊……”叶倾风轻轻在她后脑勺上拍了一下,“皮这一下你开心吗?”
裴念心仰起头看他,看了一会忽然笑得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开心的。”她晃了晃叶倾风的手,问道:“十五的时候去看灯吗?”
那笑容看得叶倾风一愣,随即却又回过神,笑道:“如果一起去看灯的话,那念心也要陪我一起吃元宵才好。”
提起那甜腻的苏子元宵,香是极香,裴念心却不爱吃。她撇了撇嘴,犹豫了一会,看向叶倾风:“我只吃一点。”
叶倾风像是十分高兴,在她的头上拍了拍:“乖。”
裴念心低头咬了一口最后的山楂果,酸甜的味道在口中化开,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股子发霉的苦味。还串在签子上的半个山楂果,中间已经有些发黑。
又嚼了一口那山楂果,霉味几乎遣散了之前所有的酸甜,又固执的留在嘴里。
“坏的……?扔掉吧。”叶倾风也注意到了那半个坏山楂,他弯下腰伸手拍拍她那装着半个坏山楂的腮帮子,有点着急的让她别再吃了。
叶倾风没有看她的眼睛。
她忽的将那半个坏山楂果咽了下去,叶倾风皱起的眉头拧得更加厉害:“你干嘛?!走之前给你买了那么多还没吃……”他终于看了裴念心的眼睛,忽然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那双眼也看着他,明净通透得像琉璃珠一般,仿佛能看进人心中最幽暗的地方。
“我没有吃。”裴念心说,“都放坏啦。”她笑了笑,还握着竹签的手放了下去。
叶倾风看着她的眼睛,一时间竟移不开目光,伸手把裴念心拉进怀里紧紧抱住,却又仿佛没有任何意义般的有些空洞。
“都不值几个钱,我再给你买……”他说。
裴念心依旧握着那根竹签,道:“十五去放灯吧,我买了灯。”
“好。”

醒来是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早晨,桌上没有昨天临睡前叶倾风正点着灯读过的信件,将要合上的屋门那边,叶倾风眉眼间的笑意像是嵌在了梦里。
屋外天气晴好,裴念心背上药篓子,远远的看了一眼那长得从弯弯拐拐的小路边冒出一个头的大花树,转身向山间去。

-终-

————————————————————

感谢能够看完这篇文的天使。

我这些乱七八糟的文其实都是有原型的,之前的丐羊,bg花羊《相见欢》,还有这篇藏花。

听过的树洞在征求过主人的同意下我就会写成文,就算写得很烂但也算是一种情怀吧。

藏花的原型花花是我很心疼的一个小姐姐,她相信她的二少会回来并等了他很久,慢慢的她不再相信二少会回来的时候他却回来了,她知道总有一天他还是要走,只是没想到走得不声不响。

我对小姐姐说过的一句话印象颇深:列表突然就再也没有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哪个服,每一条密聊下面都有一句“该玩家不存在”。

把他们化成角色来写的时候我忽然就觉得似乎能体会到花萝小姐姐的心情。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用花萝小姐姐的话来做结语吧。

这一次,裴念心还能等到叶倾风吗。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