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惊蛰

码点自己喜欢的字。我是正(哲学)经人家。

也不算个大纲,也许是个预告

想写个丐羊or道剑,慢慢的写。
大概是个师徒的故事,BG。
丐羊单箭头,剑道双箭头,有阵营。
大概不能算是cp文,只是写一点自己想写的东西,有矮子体型。
————————————————————————
小叫花目睹了某位乡绅家的灭门过程,被杀手追杀的时候被路过的道长和道长的小师妹救下,小叫花发誓那个穿着道袍的小师妹是他见过最好看的小姑娘。
后来一个下了大雪的夜里,小叫花光着脚跑在山上,后面追着来灭口的杀手。直到他掉下悬崖快死了,他还想起小师妹,觉得小师妹真好看,要是能再见到她就好了,他就给她买松子糖吃。
于是他就真的见到了小师妹。
小师妹照顾他,替他疗伤,见他看着她看得出神,问他愿不愿意做她徒弟。
然后小叫花就成了她的徒弟,学了她教的心法,接了她给的剑。
冬天过去,小叫花门外的桃花打了苞,小师妹折了纸鹤放在屋顶,告诉小叫花她要走了。
小叫花问师父你去哪。
小师妹说我要回去了,回小遥峰。
于是她就走了,轻功腾空而起的时候像一只鹤一样好看。
小叫花没能追上她。他带着那只纸鹤,裹了剑,同其他的叫花一同去了君山。
※下方画风突变注意。
多年后的丐哥带着松子糖和纸鹤,裹了剑,要上昆仑。丐丐们说,昆仑上有个恶人谷,恶人谷有一堆恶人,天天来昆仑扫图,你不要去。
丐哥说我下赛季是他们爸爸,点个恻隐连我师父的气场都能炸。然后头也不回的去了昆仑。
他大轻功上了小遥峰,惊讶于小遥峰于风雪中绿意盎然,情不自禁掏出了酒。
半口没喝下去多年不见的师父就出来了,还是那幅小姑娘的模样,手里拿着几千软的周流星位,漠然一张脸剑一挥就把丐哥酒葫芦给打掉了。
师父:“读条?大胆!”
丐哥一看自己酒洒了,勃然大怒,思及自己蓝满,回头抓向来人,一掌亢龙打了出去。
师父好歹还是师父,好歹剑道还是双箭头还都是用剑的,师父猝不及防一个武学界面从没有显示过的平湖断月,穿过了那一掌亢龙有悔,秒接一招黄龙吐翠,气点满一个6秒的大道。师父周身紫气环绕,举起剑,眼中闪过一丝暴戾的血光:“皈依圣教吧!gay胸——————!”
丐哥卒。
※开玩笑的。。。。。。
从此师徒在小遥峰练剑,徒弟每天要亲亲要抱抱还要举高高,只想就这样和师父一起过下去。直到一个二少来了,带着满身西湖湖畔的风色,一道刀伤和苍蓝的长空令,对师父说我来看你了。
修罗场。

可能是一个挺漫长的故事。丐哥的设定是耍得一手好三柴剑法的朔雪丐哥。师父是本来年纪就不太小但是童颜(别问我为什么童颜,因为我喜欢)的秦风咩萝,头是儒风,别问我为什么,因为我喜欢,秦风头太丑。二少是雪河二少。

以上。

评论